太阳集团太阳娱乐登录 > 影视影评 > 女子视角中的德班杀戮,影评之外

原标题:女子视角中的德班杀戮,影评之外

浏览次数:79 时间:2019-08-27

       昨晚看了张艺谋的《金陵十三钗》,哭得稀里哗啦,就知道自己受不住电影里赤裸裸的屠杀和绝望。

赶着首映看了十三钗,早在一个月前就想好要看首映的。
  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故事一再被翻拍,例如前年引起很大争议的《南京,南京》,
  这段历史是国人之痛,庆幸的是不管通过何种方式,人们并没忘记。
  
  《金陵十三钗》是严歌苓的经典之作,我不爱看严歌苓,但是因为喜欢洁尘,而洁尘又喜爱严歌苓,
   所以对她一直敬仰,买过她的两本书《金陵十三钗》和《第九个寡妇》。
   《金陵十三钗》未读完,因为她的文风是擅长心理描写,而在当今浮躁的环境里,谁还有时间看得进谁的心情。
    匆匆看了故事的发展主脉络,终没读完。上个月看到宣传片,才发现原来老谋子改编了这部作品,赶在上映前,把书读完了,好在,老谋子尊重原著没做太大的修改。玉墨就是书中的玉墨,她深明大义,她侠骨柔情。豆蔻还是那个单纯的豆蔻。只是书娟比原著之中略微成熟一点,情节方面,神父的出现有了新的设计,第一次日军闯入教堂的情节被删掉了,玉墨对闯入教堂的狙击手军人那隐隐约约的感情有删减。原著中来接学生的不是书娟的父亲,而是书娟好友的父亲,对于原著的这部分改动,我感觉更精彩了,赞一个。
    不过我想说的是电影《金陵十三钗》后面的故事,整本书在读时,我没有流泪,让我流泪的是后面的故事。如下:
   
    多年后,在审判战犯的国际法庭上,书娟认出了一个面目全非、背影如旧的女子,她确定她就是赵玉墨,她给在美国的神父写了一封信,说玉墨还活着,但是玉墨并不承认她是玉墨。神父在给书娟的回信中说——赵玉墨只有成为另一个人才可以活下去。
   随着日军在南京屠城、强奸的事情渐渐被揭示,书娟对玉墨的追寻更是锲而不舍,书娟说,在她们离开教堂后,她和同学们常常冒出窑姐们的口头禅,哼着她们的小调。书娟说,她们从哪些被卖为奴的低贱女人身上,学到了解放自己。
  书娟最终完成了对秦淮河女人们下落的调查,赵玉墨是13个女人中唯一活下来的,另外12个,在被日本中高层军官享用后,用随身携带的牛排刀反抗,当场被杀害。玉墨最后逃跑成功,但是也做了4年慰安妇,至于她为什么要整容,书娟也不知道答案。

    当初看原著时,白底黑字就曾在我心上戳了一个叫做“悲戚”的洞,留着“怜悯与憎恨”的血。文字已经重伤我,何况极具视觉冲击力的影像?

   这就是原著中的结局。

在张艺谋的“情色爱国片”《金陵十三钗》在都快下院线的昨天,我才迟迟地进了电影院。我在等自己慢慢把严歌苓的原著从新再看一遍——上一次看是在我还是个文艺女青年的大学期间,当时因为她的一句“你若是爱丈夫,就不能吃得走形,不能肌肉松懈”而注意到这个身为外交官夫人的美籍华人女作家,一段时间内翻出她的各路作品来看。后来疯传她要获诺贝尔奖,伊又出来说这是谣传不是炒作。这些都是后话。

    但终究没能抵抗住诱惑,毕竟商家造势,加上“人人”、“豆瓣”上面随之而来的各类影评与疯狂转发,让我一直想看看老谋子究竟怎样诠释这个故事。

   看电影时,最感动我的地方是豆蔻对浦生说的那一段东扯西拉的话,多单纯的玉墨。还有最后为了凑第13个人时,那个孤儿挺身而出,
   神父给他剪着头发,我流泪,身边的人都在笑,我问嫌人的货,他们在笑什么,答曰:不知道。
   一部沉重的电影,入戏是对观众最起码的要求。

关于这部《金陵十三钗》,严歌苓说,她一向不认为这属于这是她最好的小说之一,但是它是“一篇我长久以来认为非写不可的作品”。这倒不算谦虚,《金陵十三钗》的确不算她的代表作,个人认为《第九个寡妇》《扶桑》之类要比这部好看的多。但也的确,南京大屠杀,这是个任何国人无法回避的主题,值得写,也值得看。严歌苓说,把这部故事献给南京大屠杀中的女性牺牲者。所以,这个由女人来讲的,关于女人的故事,无可避免是偏于“阴”的、“柔”的。所以看电影的时候,我总有意无意地在观察,我们的著名男性导演张艺谋会怎样来表达这个故事。这是个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张艺谋再次因为“树大招风”被不少人骂的狗血淋头,但不得不说,这是部不错的电影:基本保留原著故事梗概,几个配角的些许修改让人物更加饱满。从女学生结伴跳楼开始的最后三十分钟明显是为了赚足观众眼泪而刻意增添的戏剧冲突,但因为细节交待的很清楚,剧中人物情绪变化也诠释得更加真实,因此没有太多狗尾续貂之嫌。可以说,如果没看过原著,这绝对是一部值得称赞的电影作品。

   或许因为我们并不熟知那段历史,所以有人笑得出来。上一期柴姑娘的节目《看见》讲的是一个都不能少的故事,1939年,九个少年目睹屠杀,在一间破教室里,发誓抗日,“伤了相互照顾,死了替对方收尸”。那段历史结束,仅有一人生还,三十年前,他决定践行誓言,寻找近半个世纪前的遗骨,找了一片荒地,搭着窝棚,钻井取水,点着煤油灯,与蛇鼠为伴,开始建造一座陵园,安顿2000多位在抗战中逝去的人。他在采访中,说到一句话——忘记历史就是背叛。

电影大致尊重了原著,书娟、玉墨,一个懵懂、一个风韵,一个女学生、一个头牌妓女,这两个交相辉映的女人角色,在电影里用了两个眉眼间有几分神似的演员,算是传神。而克里斯汀·贝尔饰演的假扮神父原是做白事的工匠,因为爱上头牌赵玉墨而突然良心大发摇身变成女学生们的护佑者,这个角色是原著中英格曼神父和教堂里其他男人的融合体,虽然有些美化中美友谊的嫌疑,倒也还算干净利落。至于佟大为饰演的英勇神武的班长,以及那个最后挺身而出化为女儿身的陈乔治,老谋子估计是为了传达中国人的英勇抗战和团结善良,全是下了狠手美化过的,原著里可不是这么些个圣人般的光辉形象。至于妓女间、女学生间、以及这两个群体之间的戏剧冲突和细节描绘,电影里也只捡了一些老谋子大概认为紧要的演了,其余的一概略去了。

    可惜的是,大多数看过严歌苓原著的人,都对这部作品报以或多或少的批判:张艺谋的表现手法还是过于直白了,因为在严歌苓大部分作品中,读者是看不到这些露骨的伤痛的。如果说张艺谋是用一把尖刀,一道道捅进观众的心房,产生血花四溅的痛楚,那么严歌苓的风格更像是手指不经意在锋利的纸边划过,最初都感受不到疼痛,随后却冒出颗颗血珠,让旁人看着都心疼。这,就是严歌苓的魅力。

现实是,这段历史还是在渐渐被遗忘, 1987年,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人数为1756名;1997年,人数减少为1200名;2006年,人数降至400多名。今年10月1日,知名的幸存者倪翠萍老人逝世,到目前,全部幸存者仅剩百余人,不足200人。按这个趋势,再过10年,幸存者人数可能就是0。历史没有了见证者,我们在一点点背叛。

我倒无意于比较电影和小说之间的优劣,小说是一个容许作者偶尔絮絮叨叨的题材,而100多分钟的电影却没给导演那么宽裕的时空来平分笔墨。他把玉墨这个角色推到荧幕最前头来,一颦一笑,都很能让人把她同书里的角色融起来看。严歌苓写玉墨,说她的“背影也有着脸的表情和功用。她身上无一闲处,处处都会笑会怨会一套微妙的哑语”,说她“每分钟都更好看一点,非常耐看”,说她“端庄有点过头,雅静和温柔是真的,话语很上得台面,尽管腔调有些拿捏”,老谋子拍的玉墨,纤腰一拧,走起路来一步三摇曳,眼角飞扬,却又有雅致和端正的味道在,再加上一口英式英语,倒真就是那个赵玉墨了。

    自初中起开始读严歌苓的书,那时候她还没有红,但她的作品却零星出现在各大年度小说排行榜上。我最早读到的故事是严歌苓的《谁家有女初长成》,讲述一个天真浪漫的女孩如何被人贩子买到农村做童养媳,如何在困境中学会随遇而安,又如何在悲戚的命运面前学着报复,最后在终获幸福的瞬间再度遭人背叛,却背叛得如此冠冕堂皇,找不到半点宣泄的理由。尽管书中的女孩一路坎坷,但直到生命的尽头她依旧天真,相信爱情,也正是这份与悲惨命运有着极大反差的性格让我爱上这个女孩和创作这个故事的作者。

 神父对玉墨说,战争后一定要找到她,带她回他的故乡。
 玉墨为了活下去,改变了自己的容貌,而她活下去,是为了在国际法庭上,指认南京大屠杀的滔天罪行。
 这不是一个笑话,而是人类最后仅剩的一点道德信念之光。
 我有多希望,严歌苓再给故事加上一个最后大结局

但也有我觉得老谋子拍漏了的,非常遗憾的细节。在小说开始,严歌苓描写了书娟的初潮。“此刻十三岁的孟书娟只知一种极致耻辱,就是这注定的雌性经血;她朦胧懂得由此她成了引发各种邪恶事物的肉体,并且这肉体不加区分地为一切妖邪提供沃土和温床,任他们植根发芽,结出后果”。而在秦淮河女人与女学生们共住教堂的那些日子里,严歌苓倾注了许多笔墨在描写这两个群体之间微妙。她说“女孩们对花船上来的下九流女人既嫌弃又着魔,她们一想到她们靠两腿间那绝密部位谋生,女孩们就脸红地啊哟一声,藏起她们体内莫名的骚动”。这原本该是多么精妙的一些细节。许多人说老谋子的这部电影像是消费了一把处女和妓女,干脆把片名改为处女保卫战。其实这并不是过错,处女、妓女这两个关键词也是严歌苓想要传达的,只是“处女保卫战”这种说法未免误读。

    后来,随着老妈对严歌苓喜爱程度的逐渐提升,家里搜集了她的所有作品,我也开始沉浸在这些故事中不能自拔。第二个让我心悸的故事是《天浴》,讲述一个下放到农村的女孩如何通过自己的身体回到城市的故事。1997年陈冲把这部作品拍摄成电影,16岁的李小璐担当主演,并获得金马影后。可惜的是,这部作品由于种种原因在国内禁播。这是严歌苓众多被翻拍作品中唯一一部让我觉得和原著难分伯仲的。陈冲很会拍故事,把女孩的绝望、倔强和妥协恰到好处地展现出来,没有张艺谋作品的直白,却依旧让人痛彻心扉,或许女导演更能了解女作家吧。

无论在什么文化里,处女都象征一定程度的圣洁,而妓女则总是被另眼对待的。小说里严歌苓通过赵玉墨的口骂了这样一段话,“谁让我们生不如人,死不如鬼,打了白打,糟蹋了白糟蹋”,而又通过孟书娟的回想,说“玉墨骂得真好,骂了世人,为了使女孩们单纯洁净从而使她们优越,世人必须确保玉墨等的低贱”。所以,金陵十三钗,妓女们饶是有再多毛病再过低俗,她们还是在最后关头替那些女学生们大义赴了日本人的约。电影里通过书娟想象而传达的秦淮女们歌舞升平的艳丽之景,在当时看来却是别具一格的风尚了。而我相信,无论是严歌苓还是张艺谋,想要表达的都不只是简单的“保卫处女”,而是一种扪心自问,什么是纯洁?

太阳集团太阳娱乐登录,    第三个故事就是《金陵十三钗》。说实话,原著前半部分真的很乏味,甚至让我不能理解为何标题要强调这些秦淮河的女子。直到书本的最后一页,真的,直到最后一页,我才看懂了故事,看懂了作者留下的那些悬念与感伤,心仿佛被狠狠揪起,怎样安慰都放不下来一样。严歌苓真是一个很会写故事的作家,她的作品就像一杯撒了盐的柠檬水,而其中的盐与柠檬味道都沉在杯底,开始喝的时候觉得没滋没味,等到最后一口酸痛与苦涩一起来,折磨得人要死要活。

在国际上,南京大屠杀被翻为“THE RAPE OF NANKING”,强奸只是南京大屠杀中日本人犯下的其中一个罪行,却已经触目惊心。电影里豆蔻的死状太惨,让一向不敢正视血腥场面的我闭眼整30秒钟,那一瞬间相信有很多国人在愤怒:“狗日的”。占领者占领处女仿佛是更深层次的侵略,守护者守护处女仿佛是更高层次的捍卫,最终这些女学生们幸免于难,却再没有人知道那些妓女们受到了怎样的对待。也许这不重要吧,我相信所有观众都记住了那支动人的《秦淮景》,以及那些女人朝你走来的风姿绰约。

    可惜了,如此多才的女作家,这些年都一直沉寂在小众世界里,只有为数不多的人了解她,或是看过她一两部作品。太多的人,亦如我,都徜徉在那些“穿越”、“励志”或是“言情”的书海,随便扫着只有一两千字的小故事,更有甚者,连短篇小说都读不下去,直接观赏“微小说”。虽然早年曾有陈冲或张艾嘉这些导演翻拍过她的作品,但大都因年代略久而随风消逝了。张艺谋的翻拍,让严歌苓一下子火了起来。尽管故事变了些味道,但能让大众了解如此出色的女作家的存在,还是让我这个粉丝感到欣慰的。

    但真正让我决心写这篇文章的原因却不是以上的种种欣慰与满足,而是人人网上疯传的一篇帖子:《金陵十三钗》后面的故事。这篇帖子的原作者自称是很欣赏严歌苓的人,并向大家“揭露”了原著中的最后结局:

    多年后,在审判战犯的国际法庭上,书娟认出了一个面目全非、背影如旧的女子,她确定她就是赵玉墨,她给在美国的神父写了一封信,说玉墨还活着,但是玉墨并不承认她是玉墨。神父在给书娟的回信中说——赵玉墨只有成为另一个人才可以活下去。
女子视角中的德班杀戮,影评之外。  随着日军在南京屠城、强奸的事情渐渐被揭示,书娟对玉墨的追寻更是锲而不舍,书娟说,在她们离开教堂后,她和同学们常常冒出窑姐们的口头禅,哼着她们的小调。书娟说,她们从哪些被卖为奴的低贱女人身上,学到了解放自己。
   娟最终完成了对秦淮河女人们下落的调查,赵玉墨是13个女人中唯一活下来的,另外12个,在被日本中高层军官享用后,用随身携带的牛排刀反抗,当场被杀害。玉墨最后逃跑成功,但是也做了4年慰安妇,至于她为什么要整容,书娟也不知道答案。

    这篇文章在校内上被阅读15万次,转发3万次,评论近400条,在我的好友中就有十几个人分享。但令我心痛的是,只有不到百分之二的人表示这并不是原著结局,而是作者自我“意淫”,而绝大部分人都对这个看似圆满的大结局深信不疑,并积极分享。其实,只要稍稍了解严歌苓作品的人,就能轻易发现篡改结局作者的文字功底和文风和严歌苓相差多远。只可惜,大多数人都相信了这个结局,因为他们不了解作者,也更愿意接受这个看似合理、看似温暖人心、看似满足人们探求欲的结局。

    突然有些伤感,为了严歌苓。

    她“默默无闻”十几年,却因一部震撼人们视觉神经的改编作品而被大众熟识,从这点来说,算是幸运。

    但太多人仅把目光停留在电影上或是一两篇影评上,却仍旧不愿花费一点点时间去碰触那些华美的文字、那些简单的故事,这又是多么的可悲。

    小哥说,你没必要把这些看得那么重,太苛刻了,挑剔别人的同时也是伤害自己。所以,写到这里,我也写不下去了,本想批判谁的,可又能批判谁呢?说别人没有辨别能力,还是嘲讽别人不爱看书?其实在当今这个浮躁的社会,又有几个真正愿意静下心来的读书人呢?而自己,何尝不是变得更加浮躁,更加急于求成?记得曾经的自己,曾经不吃不喝不动地,八个小时看完一本砖头厚的小说;也曾经在小学五年级之前看完金庸全套武侠小说;高三冲刺的当口啃下来几本世界名著;更曾用键盘敲打下来十万字来纪念曾经的岁月。但现在呢?除了每天的转帖、分享,对着一大堆无聊的视频傻乐,连静下心来好好看一部电影的心情都没有。

       书买了一摞又一摞,大多积上了灰,总在寒暑假的时候,玩了命般地啃上十来本,算是给自己一个安慰,一个台阶。这一刻,突然想碰上一本书好好读一读,不为别的,就为今后不会因为一句“书读少了”而产生内疚之情。

本文由太阳集团太阳娱乐登录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女子视角中的德班杀戮,影评之外

关键词:

上一篇:第四季结尾一集太狗血了,方式与生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