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太阳娱乐登录 > 影视影评 > 剖析情感主义恐怖电影,光有情绪就够了呢

原标题:剖析情感主义恐怖电影,光有情绪就够了呢

浏览次数:112 时间:2019-10-06

  一个两句话可以说完的故事。一个冷漠而疲惫的老男人,一个脸谱式的恶毒继母,一个没有个性的软妹妹,一个激进而苦恼的姐姐。一个算不上结局的结局。一个无聊而抑郁的镜头可以无聊而抑郁的缓缓耗掉我五秒种。无聊的惊吓镜头一个又一个上来,幼稚而低劣。只有感情很凄美,但光有感情就够了吗?
  
  不合理之处一:秀薇的父亲看上去是个有头脑的人。可是在明知女儿有病的情况下竟然还带她来到死去了两个亲人的屋子。在明知女儿精神出现问题的情况下,还忽视与她的沟通,在屋子里像个僵尸一样脚步蹒跚。这样塑造父亲导演倒是省事,没必要让秀莲演戏太幸苦,一边制造幻想,一边还要应付父亲,不断创造条件自欺欺人。

电影:《蔷花,红莲》(又名《姊魅情深》《A tale of two sisters》)

看完了韩国恐怖片《蔷花,红莲》很感动,虽然是一部以恐怖元素塑造的剧情,却依然褪不去她该有的本色,出众而华丽,悲情而感人。韩国影片拿捏人物剧情还是有一定的水平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不仅仅是单纯的恐怖电影,而是有一种令人讶异的凄烈的悲剧性力量。
看到海报封面上两个浑身是血的女孩实在让我怀疑这片子是不是落入靠来自声效和血腥来吓人的俗套。几乎是带着忐忑播放了电影。
看下去,觉得还好还好,并无失望。
影片以情深似海的双姐妹和继母之间的恩怨和相互猜忌种种,画面是一间看起来阴暗而毫无生气的大宅子演绎复杂的人际关系。
开场姐姐秀薇凝视妹妹秀莲掌心的那场戏很多人不明所以,其实她只是看到了和自己掌心一样的纹络而感到惊奇和诧异,也许在那一刻秀薇便感觉到了这一切可能是自身复制出的幻象,可是因为她在心底不肯接受秀莲已死的事实,而要在心底给自己强烈的心理暗示,才导致了后来剧情的种种。其实这仅仅是个伏笔。
  我倒十分钟爱她们坐着的那个河边,两双赤脚伸进清冽的水中,水波涣散,摇曳的芦苇在周边荡漾,这本身就是一个美丽的幻觉,她们躺下凝望阳光,光线下的一切真实而又虚无。我在想,其实此刻是真是幻早已不重要。
  剧情缓慢发展,穿粉色连衣裙的“继母”因为秀薇的反叛而虐待秀莲,大衣柜里一模一样的条纹病号服,秀莲坐在姐姐的床角委屈的双手抱膝,母亲的阴魂不散,白色床单上秀薇自己下体流出的血迹,直到父亲的那一句“秀莲已经死了!”。
  秀薇惊愕的眼神望向秀莲,秀莲绝望的大叫,她以为自己活着,她不肯相信她已离开姐姐,只是活在秀薇幻觉里的事实。她开始哭泣。
很敬佩演员的表现力,居然让姐姐在突然领悟事实的真相下面难以言喻,惊恐和悲情排山倒海。
很多人在猜测秀莲到底仅仅是秀薇幻想出来的还是真实存在的鬼魂,不明白舅舅舅妈来家做客时舅妈在壁橱下面看到的鬼魂是否是秀莲,癫痫发作的是真实的舅妈还是秀薇?
  我觉得当时客厅只有父亲、舅舅舅妈和秀薇4个人,秀薇装扮继母的口吻和舅舅舅妈叙旧,引得两人表情很不自然,舅妈本身就有癫痫,受到秀薇的刺激癫痫发作,看到壁橱下面的鬼魂,这应该是癫痫发作的幻觉。而整部电影无论是秀薇看到的生母的鬼魂还是舅妈看到的秀莲的鬼魂,都是两人发病时的幻觉,实际并无鬼。
   秀薇唯一的选择就是逃避,在混乱的过去今天幻想现实中茫然自失,凭空在偌大的屋子中生出两人来折磨自己。“你疯了么?”是继母在问她,还是她自己?
  配乐是提琴哀伤的旋律,缠绵纠结的质感,回荡在淡绿色的碎花衣柜与深红色门板之间,起伏,不断。
  毁灭她与唤醒她的都是家庭,破裂的婚姻,不可不面对的继母,还有那个曾经紧握着她的手的在生命最后一刻还在低吟“姐姐,救我”的妹妹。妹妹彷佛是她的另一个影子,她的再生。不是衣柜终结了一切,而是人伦。
  抱头痛哭么?对我而言,最感动的时刻倒是影片开头姐姐一把握住那个她幻想中还存在的妹妹的手,跑向小小的码头。
  那个跑得忘了鞋的迷迷糊糊的妹妹不在了,姐姐的世界也就没了。当她能清醒的承认没有人再陪着她坐在码头戏水时,也无谓了。
  
  其实怎样理解都有它的道理,恐怖片带给观众的意义并不是去用常理解释每一处非常理,这本身就没有意义。
  缓缓的大提琴圆舞曲是整部电影的亮点,它出现在开篇幻觉的开始,亦出现在结尾秀薇远远的走向前方。
  华丽的碎花伴随着两个女孩每一次的相依、拥抱,它见证了姐妹的情谊,碎花本身也具凄凉的寓意,导演恰到好处的运用碎花带来的华丽幻觉营造了一段温婉的感情。
  全片高潮部分那场后母对秀莲的谋杀反而落入了恐怖片的俗套,一番惊心动魄后秀薇明白一切都是自说自话自导自演,都是假的。我们的秀薇该是那样的绝望,记忆的真实打碎了她的梦,原来幻觉也是一种自给自足的幸福。
可以说,这是一部至今看过的最美的故事,脑中不断浮现那一片片零碎的花朵,它们被镶嵌在墙壁上、女孩的睡裙上、宽敞的双人床单上、秀薇和秀莲相拥入睡紧紧缠绕的手臂上……
影片不停洋溢着最温情的背后确实如此沉重,死者给活者的悲哀是难以救赎的,这生人之情悲比死去之人的哀念更是强烈,不得不感叹编剧的智慧,悲剧演绎成悲剧的本质穿梭于整个故事中,渲染成恐怖,渲染成难得的温馨,渲染成令人难忘的映像。于是,我们看见了一个人人格分裂的三个断面:蔷花的坚强无畏,红莲的懦弱可怜,继母的凶狠歹毒。因而,姐姐蔷花身上的悲剧意味,远比妹妹红莲死前压在衣橱下的哀鸣来得深切。
恐怖是相对而言的,细碎花纹的奢靡铺张、姊妹花的小女儿温情,都显现出在主创者在“美丽”二字上的匠心独运。而这美丽与恐怖又那么的交相辉映:郊外别墅、昏暗过道、木质地板、仿古家具,等等,都为恐怖和美丽找到了一个集合的焦点。而于此冲突的恐怖厉鬼等场景则是为这本片子添加了更多的刺激元素。导演如果这么拍一部文艺片,那么只能是随波逐流,最后也会消失,但是赋予了恐怖的场景则会令人久久难忘。观看一部恐怖片,所见的都是泛滥铺张的恐怖意象,实在不会有多好的感觉。其实真相和事件不过是这么一个母亲不忍自己的丈夫别恋她人,女儿又因为母亲而被压死在衣柜之下的一个意外,却从恐怖的镜头里面看出了另外一番哲理,反思人生是很有意义的一个途径。
  于是,影片的结尾出现了难得真相,如此的真相却让活着的人难以言明的痛苦,荡气回肠的画面下,是姐姐悠游的去湖水边的舒心笑容,却是妹妹被压在衣柜下的痛苦哀鸣,如此的反差注定了今后的悲剧。午夜梦回,清醒时刻,回想过去,无奈萧萧梳骨下尽是悲戚的情感,阴暗的纠结。
  当我们闭上眼睛时,我们脑海中仍然念念不忘的是那种纯粹的姐妹情深的感情。很深很深。

  不合理之处二:一个母亲竟然在女儿的房间里自杀!?
  别跟我说什么这不过是幻象之一,纯属扯谈。我不认为电影中给出了任何暗示告诉我们这一段剧情是虚假的。拜托你们看电影不要太自我。

拍摄日期:2002年9月-2003年3月

   不合理之处三:这里不讲剧情逻辑问题。而是审美问题。那样抑郁而缓慢的长镜头是文艺,我承认。但凡事有个度。黑客帝国如果从头到尾都是子弹时间恐怕会让人受不了。定格很多,但精美度却不够。这部电影还泛滥的采用三流中日式恐怖片的套路,扮鬼脸的场面太多了。说它平静在平静中诡异呢,偏偏又相当俗不可耐。

上映日期:2003年6月13日(韩国)

  真是矛盾。
  
  姐妹情深,有些地方也许真的感人。但光有感情就够了吗?何必故弄玄虚呢?姐姐在妹妹死后心理极端难过是可以想见的,但伤心的表现方式从来都不是给自己遍故事。而且身边只要还有亲人,就不至于跌落到那种谷底。父亲这个角色实在是不像话。而且一个偌大的衣柜与两个人一齐跌落在二楼的木质地板上在空荡荡的大别墅里发出巨响竟然只在一楼引来继母一人去观察。这个时候只要有人稍微正常一些,就会问她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敢说谎吗?‘

摄制格式:35mm 片长:115Min

  不正常不是错。也许人人都有其不正常之处。但作为人,起码得有最基本的好奇心和对家人的关心吧?

影片类型:惊悚/恐怖/悬疑/剧情/伦理

  这部影片塑造的家庭,实在是木讷而纠结,让人失望。

导演:金知云

主演:林秀晶(饰姐姐秀薇)、廉晶雅(饰继母)、金甲洙(饰父亲)、文根英(饰妹妹秀莲)

影片成绩:2003年上映的韩国恐怖电影《蔷花,红莲》在短时间内刷新韩国首映日票房记录,在不过三周的时间内创下了韩国恐怖电影票房记录,以小众片的姿态跃居当年风头正盛的韩国票房榜第七位。当时影片的三位女主演林秀晶、文根英和廉晶雅都名噪一时,尤其是饰演姐姐一角的林秀晶,狂揽韩国本土各大电影节的最佳新人演员奖项,更在国外收获两座影后奖杯。影片中妹妹的扮演者文根英和林秀晶一样第一次担任电影女主角,演技也备受肯定,凭此片与林秀晶共同入围青龙奖最佳新人演员。同年出演卖座喜剧电影《我的小小新娘》而成为韩国“国民妹妹”。继母和父亲的扮演者廉晶雅和金甲洙的精湛演出更是得到业界的一致好评。2007年,被业界评为韩国新时期(1980年以后)最佳恐怖片,也入选世界50大恐怖电影。此后更继《我的野蛮女友》成为第二部被好莱坞购买改编权的韩国电影,翻拍成《不请自来》。

 
水晶帘动微风起

  ——浅析心理主义恐怖电影《蔷花,红莲》的艺术特色和精神内涵

 

【摘要】《蔷花,红莲》是韩国心理主义恐怖电影的经典之作。全片以不温不火的节奏表现女主人公遭遇家庭变故后产生负罪感而心理不能自适以致精神崩溃的内心世界。以虚实相生的艺术手法叙事,采用一个人物分裂成两个角色的表演手段,在看似真实的表层故事下暗藏着更为铭心的沉痛的家庭伦理悲剧,发人深思。

【关键词】心理主义;恐怖电影;家庭伦理

 

明丽的山水之间有一座幽深的庭院。那是秀薇和秀莲两姊妹的家。然而家里冷漠的父亲和刁钻的继母让姊妹俩受尽了心灵的创伤和折磨。继母总是刁难姊妹俩,并借柔弱的妹妹秀莲撒气。姐姐秀薇发现了继母把秀莲关在衣柜中虐待,恨不能早来相救。然而,父亲却告诉秀薇她妹妹早已经不在人世……那么这一切故事是谁的想象?或者是她痛苦的心理的投射?在每一个被编织的梦的背后,都有造梦者内心无法抹去的一段记忆和哀愁,梦醒时分,总有失梦者的感喟和眼泪。隐藏在泪水和失落的背影之后的,是秀薇因为与继母拌嘴而错过挽救被压在衣橱底下的妹妹秀莲而深怀内疚的懊悔。独自坐在渡口远眺的秀薇,是否能望到生命、家庭和情感的真味?

关于这部心理分析主义的韩国家庭伦理恐怖片佳作,早有妙论珠玉在前,且许我以稚拙之笔,略赘几语以表喜爱之情。

一、时空错乱的独特叙事方式

    影片整体上采用明虚暗实的双线结构,重点表现女主人公姐姐秀薇在妹妹惨死而不能相救的心理重负之下因过分悲恸而扭曲的内心世界。由于影片将真实发生的事件做了心理化处理,且将关键几处过渡的真实情节以父亲的电话一笔带过,所以观众在初次观影时很容易因为执着于被导演刻意加以表现的秀薇臆想出来的表象而造成理解上的困难。

    影片的前半段导演一直在设置悬疑。在影片的开头,导演就已经交待了主人公秀薇是一个精神病患,但是医生对秀薇“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发问又容易引导观众把下面秀薇的回忆当作客观真实发生的。而事实上,导演是在电影的发生进程中,再次结构了整个故事,秀薇发病的推进过程也正好和导演完成电影故事的叙述过程相吻合,整个电影即是在精神病患秀薇的心理主导下开放性地完成的。看似随意散漫却思维缜密,也正是因为其散漫,符合精神病患突发奇想的特点,才显得整部电影构思精巧而意义深宏。

    在正题开始进入的时候,导演设置了妹妹的手相似乎有什么疑点、姐姐房间衣橱里为什么出现一排一样的衣服、爸爸第一次打电话却不交待打给谁及电话内容指涉对象是什么这三个悬疑。紧接着开始在悬疑中穿插惊悚情节。一是妹妹睡觉的时候听到了奇怪的声音,跑去姐姐房间告诉姐姐。二是姐姐下楼一看究竟,却遇见继母,姐姐打开冰箱发现了一包腐肉,而继母则在客厅看无信号的电视。三是姐姐遭遇梦魇,并在梦中梦到了妈妈的鬼魂,看到女鬼爬上了床并下体流血,紧接着妹妹、继母和姐姐第二天醒来同时来了例假。影片继而开始大起波澜,姐姐发现妹妹手上的累累伤痕,笃定妹妹又遭到继母的虐待;姐姐看到陈年的家庭旧照中兀然出现的继母而心生厌恶;姐姐和继母在饭桌前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并将桌子上的杯盘推翻在地;爸爸过来劝慰姐姐,却遭到姐姐的冷眼相待。这几重矛盾将姐姐和家人的复杂关系推向了一个高潮。然而紧接着影片中重要的家庭聚餐的场景,却没有出现两姊妹的身影。爸爸邀来的舅舅(继母的弟弟)和舅母似乎见到继母不是很自在。四人吃饭语不投机。继母大侃舅舅少年趣事,舅舅却兴味索然。正尴尬间舅母癫痫发作,不欢而散。返途中舅母对舅舅说自己在洗手池下看见了鬼魂,而继母也看见了灵异的绿衣女孩。此时,已放映一小时,第二次出现恐怖场景。故事又回到了继母和两姊妹那里。是夜继母发现她的爱鸟死在笼中,怀疑是妹妹秀莲杀了它,便气冲冲闯进秀莲的房间,将秀莲锁进衣橱。并要秀莲认罪。被叫声惊醒的姐姐秀薇赶来,打开衣橱惊见妹妹已泣不成声。秀薇带着秀莲回到自己房间,边流泪边抚摸秀莲的头,安慰她。爸爸闻声过来看秀薇,与秀薇口角,秀薇袒露了她恨恶继母虐待妹妹的实情,爸爸无奈之下告诉秀薇妹妹秀莲早已去世的事实。拨云见月,故事似乎明朗起来,妹妹是姐姐病中的幻象。此时影片放映至78分钟,将近三分之二。

    可是电影却并没有就此完全敞开其庐山真面,爸爸第三次打电话,似乎又要请人来,而且是与秀薇病情有直接关联的人。此时镜头叙事开始混乱,几段似乎并没有逻辑关系却又好像相关的镜头紧紧相串。第一组是秀薇却仍然听到秀莲呼唤她的声音,紧接着秀薇到了客厅看到了一地好似鲜血铺成的血路,循着血路又发现了一大包裹好似被分尸的妹妹的遗体。第二组是姐姐看到那个大包裹在衣橱里,想要打开,继母却提着滚烫的热水进来和姐姐厮打,最终两败俱伤,姐姐倒地晕倒。第三组是继母拖着姐姐到客厅地板上。第四组是继母拖动一个石膏人像到姐姐跟前,和姐姐谈话过后,说要让姐姐解脱出来。并抱起石膏欲砸向姐姐。此时继母紧张地转了下头,镜头切换到父亲进来,看见秀薇倒在地上,石膏碎了一地。

    紧张感轰然消失,影片又回到了现实。父亲把秀薇抱到沙发上,并去查看家里的一切。回头给秀薇吃药,这时沙发上却变成了继母。这时候门开了,进来一个穿深色制服的人,通过环拍和镜头的转换,沙发上着白衣的继母和深色制服的人身份调转,白衣人变成了姐姐秀薇,而真正的继母身穿深色制服。影片进入了大揭密环节。最后导演借助四段大揭密还原了整个故事的原貌。在第四段最终大揭密之前,导演还设计了继母因为内心的不安看到衣橱中幽魂的场面。直到所有导演想要陈述的秘密都一一揭示完,观众才在片尾隐约感觉到姐姐内心的痛楚。

    整部电影打破传统的时空叙事,正是由于影片的主旨和立意在表现一个精神病患心理的世界。而这种叙事方式的独特性和电影虚实相生的艺术手法紧密关联。影片的开头是姐姐在病院中接受医生的心理咨询,她默无一语。影片的末尾则定格在姐姐回家疗养第一天在渡口独坐眺远的场景,同是默无一言。却一个是在清冷的病房之内,一个是在旷远的碧水之畔,令人产生印度哲学的时间空无之感。如果从庸俗的时间观念来看,此片仍旧是先倒叙后顺叙的普通叙事电影。可是就影片的主题表现和演进方式来看,又绝大部分是以心理时空取代客观时空。许多重要的场景和对话可能只是秀薇的意识流和臆想而已。

二、通过多个角色表现一个人物的角色设置手法

若论演员的表演,四位主演的演技是在剧情外使影片成功的最重要因素。金甲洙和廉晶雅都是有名声的电影演员,两姊妹的扮演者林秀晶和文根英虽是第一次担纲电影主角,却都有丰富表演经历,感情戏投入深,表情精准。

尤其是片中三位女性主角的角色设置,本身就很有意思。姐姐是真实的存在者,继母是假想敌,而妹妹是姐姐臆想出来缓解心灵哀恸的对象。姐姐和继母的对峙是影片表演的一大看点。由于继母是姐姐人格分裂后的假想存在,导演在处理继母这个人物的时候在衣着、化妆上精心布设,有多处细心的观众都能发现姐姐的衣着变换到继母身上,事实上已经暗示着故事的真情。而且在发型、刘海的设计以及鼻妆上尽量和姐姐的妆容相似,饰演继母的廉晶雅除了身高较姐姐的演员林秀晶高挑外,外形颇为相似,也造成了亦真亦幻的效果。

影片中多次出现吃药的情景,而每次吃药的都是继母。反而姐姐这个出场者是姐姐本体外化后产生的,继母则是姐姐本体的变相。姐姐在内心深处痛恶继母的狠辣,也憎恨自己当年没有搭救妹妹。因此她把自己幻想成继母,而假想有另一个姐姐存在,然而吃药的人应当是继母而不是她。导演这个用意不可谓不精妙。

而姐姐和妹妹共同出镜的画面,亦是虚实同现。妹妹的着装上多用清新裙装或纯白颜色的衣服,既暗示了妹妹已死的实情又显出妹妹的形象特点。当爸爸和姊妹俩说话的时候(实际和秀薇说话),妹妹的画面就被切去,但是爸爸掉头后,妹妹又作为一个旁观者出现。

这种用多个角色表现一个人物的心理世界的方法是心理表现主义和分析主义的独特手法,对于阐释人物尤其是精神不正常的主人公的心理变化和病理原因有很好的作用。

三、影片的色彩和光线与人物心理变化的紧密结合

这部电影在艺术水准上得到很高的肯定不得不归功于其灯光、舞美师的巧妙配合。

影片总体以静肃和清新的双重美术风格深深反映了韩国传统审美思想。当然,妹妹房间的小洋娃娃,姐姐房间的壁钟和整座别墅的外观都有中欧的质感,却与韩国本土美术结合得十分精到。

整体多运用自然光,虽然大部分镜头是在室内拍摄,但山间别墅窗户多又大块,采光效果好,为了营造真实感,并且配合清冷的感觉,并无过多的非自然光介入。

两姊妹回家第一顿晚饭后,妹妹上楼梯,拍摄小腿部,用环境光,在楼梯拐角处遇见姐姐,镜头往上推向姐姐的笑脸,借壁灯之光衬出姐姐的容光与喜悦,镜头再往上转向妹妹的脸,仍旧不加顶光,也不用反光板,让妹妹的脸稍稍显得暗淡些,却更显羞态。走上楼后,姐姐走在妹妹右侧,妹妹则靠着壁灯的光显得肤色更红润柔和。这个细节的光线运用可以看出姐姐对妹妹的心理臆想中的预期形象,妹妹是作为姐姐的保护对象而存在的。

紧接着继母逗鸟的镜头,这里给继母的脸部从下往上打了光,显出其可恶、无聊的形态来(注意继母是姐姐自己,也是她自己对继母的形象臆想)。姐姐想象自己是继母在化妆的画面,用了侧光,烘托静谧而幽深的氛围,似在刻画姐姐内心的波谲云诡。

夜深后,妹妹跑去姐姐房间告诉她听到奇怪的声音,姐姐下楼一探究竟,下楼梯的时候天花板的小白灯构成顶光,使姐姐的脸部更阴森,也把她表情中的试探感表现得更妥切。

第二天姐姐在醒前做噩梦,此时房间偏冷色调;而噩梦醒后,房间有暖色。在表现心境方面确实有冷暖之别。姐姐从旧仓库拿回一箱妈妈的旧物时,也用的是暖色系,和怀旧的情绪一致。姐姐和继母在饭桌上对峙的画面,利用厨房窗户透进来的傍晚的阳光和窗外的山色,以静的景致反衬激荡的心理争战。而给继母右脸侧光,则使继母阴鸷刁钻的形象更平添几分。

爸爸和姐姐交谈起争执时,在黑暗的背景中给姐姐的脸打去下侧光,和姐姐绝望及冷淡的台词相衬,难掩其内心的愁苦和难以自遣。

此外还有诸多的例子不便一一细谈,此片的用光特色就是不特别使用拍摄的专用光线,而借电影中出现的发光物体自然地构成各种角度的光以表现人物心理变化,而在用色上以冷色调为主,在极少部分镜头运用暖色使美好的场面更难忘怀,而让人去追思家庭幸福的伦理之问。

四、增加紧张气氛的镜头运用手法和拍摄手段

    镜头的衔接和运用都展示了导演和摄影的资深功力。

    先来讲镜头的衔接,在影片中不少镜头的切换有一定的跳跃性,但是却靠音乐的配合和逻辑关系让人浑然不觉。例如姐姐邀妹妹去渡口的一组镜头切换,先是姊妹俩牵手奔跑的场景,然后随着音乐的变弱切换到蓝天云动的画面,在这个乐句的转换处镜头切换到姊妹俩踏水的四条腿,这一乐句结束则从姊妹俩身后十米左右拍背影,等下一个乐句又俯拍姐姐躺下去的场面。整个场景的切换虽有一定跳跃性,却借由音乐的推动自然转换,并营造出清新的风格,多角度的切换类似蒙太奇,又有环拍效果,把这个美好的场景加以强调,来和片尾真相揭晓时姐姐独坐渡口的寂寥感形成对照,彰显悲剧感染力。

太阳集团太阳娱乐登录,导演又借助镜头的节奏和镜头变位法刻画主人公内心的波动和微妙的复杂心理。

第一场鬼戏也就是秀薇梦见有披着长发的女鬼在房间里爬起来的场面,特意用仰拍凸显女鬼的高大,烘托出恐怖气氛。

秀薇跑到客厅寻找妹妹的那场戏,采用快拉近的镜头加快地拉向秀薇,接一个中镜头又开始来回地环拍,转了两圈。姐姐听到妹妹的声音后又随着姐姐的背影跟拍。这几个镜头先是表达迫在眉睫的紧迫感,然后又在悬疑中表现女主人公内心的不安,以及对妹妹的关切之情。

五、影片的音乐特色和音效感染力

    《蔷花,红莲》的音乐班底十分优秀,虽然是恐怖片,没有明丽的音乐发挥空间,但仅凭一首充满忧郁蓝色调的小提琴钢琴协奏曲就足以令人印象深刻。快三拍的旋律搭配着朝鲜半岛乡间的明山秀水以及阳光下的两姊妹,显得清新流畅而生动,然而余音未绝处仍有一丝凄婉意在。影片重复这段主题旋律,以不同的音色来达到不同的声情效果,以渲染剧情给人的感受。

    影片开始病院里医生问话的几分钟,全部用自然声,突出病院的寂静,除了医生说话,只有医生净手时的水声和秀薇被搀扶着进来时的脚步声。通过医生平稳而不带感情的问话,影片奠定了悲凉的基调,也造成了悬疑的效果。秀薇撇头向窗外,回忆进入,主题曲缓缓进入,和画面中汽车平稳行进的感觉十分贴合。汽车停到小屋门口,音乐正好结束,仿佛是汽车内播环境乐,感觉十分自然。姐妹出场,又出现两句主题乐。姐姐喊妹妹去渡口玩,妹妹伸手跑过来要握住姐姐的手时,主题曲从副歌处开始响起,声情愉悦,有解放天性之感。画面切换到湖边,声情渐柔渐明媚,与蓝天碧水相融。姐姐躺下去时,音乐渐渐停歇,镜头投向妹妹踏水的小腿,徐徐拉近,惟闻水波之声,妹妹活动的小腿和宁静的声音形成了动静的对照,使画面产生神秘感和略微的紧张气氛。姐姐看妹妹手相时,配乐仅以三个单音从大三度到纯二度的音程转换,造成诡异之感。

    影片中恐怖镜头使用的音乐和一般恐怖电影相比基本无异,但相对于欧美系而言是较内敛的,以心理上的惊悚效果为主,不做过分的夸饰。在众多惊悚和困惑的心理音乐表达里,秀薇从父亲口里得知妹妹早已离世的消息后第二天去寻找妹妹,到了客厅的时候采用的无穷动的音乐颇为人称道。这是个暗香浮动而迷雾重重的时刻,无穷动的音乐和快镜头拉近的紧张感相结合,充分表现了姐姐内心的无可奈何和不知所措。

    到最终大揭密环节的时候,在妹妹秀莲被衣橱压倒发出巨响之后,通过姐姐房间中的壁钟走动的声音衬托出当时时间流逝的感觉,以表现姐姐内心的后悔之情。而片尾主题曲又悠扬响起,与片头遥相呼应,声情更高涨一些,将整部电影的情感推向了极致,令观影者观后仍有无限喟叹。

六、隐藏在芜杂的心理乱象背后的深刻哲学之思

影片在结尾透过四段大揭密完成了整个故事的还原,此文也在最后将故事的前因略作交待。数年前,父亲将继母带到了家中,生病的母亲郁郁寡欢,在衣橱中自尽。妹妹醒来发现已去世的母亲,情急之下要拉出母亲的遗体,却被衣橱压倒。当时在家中用完晚餐的父亲、继母、姐姐、继母的弟弟和弟妹都听到了巨响。只有继母去房间探看,却并未伸手相救。而在回来的楼梯口遇见了秀薇,两人一番口角,秀薇终于赌气之下走出了家门。妹妹含泪而逝。

父亲在这个家庭悲剧中扮演了一个冷漠的角色。甚至在秀薇发病之后仍然只是默默地以关心秀薇的病情而作为“慈父”存在。但是秀薇在和他争执的时候明确地说:“为什么必须是我去理解?这里一切肮脏污秽的东西都是你带来的。”圣经中说,“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结为一体”,“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人若休妻,若不是因为淫乱的缘故,就是叫她淫妇了”。父亲的淫乱确实是家庭争端的始作俑者。他对秀薇的爱也仅仅是从表层,不能体会更深。因为心灵的麻木已不能再细味三分。而他也把对旧日的忏悔转移到对继母的冷漠上。他不是不想弥补对女儿的亏欠,却很难再缝好已经被撕裂的亲情。因为世界上最珍贵的情感一旦破裂,即使只有一点点破口,也不可能完好如初了,因为它曾是那样纯洁完美。

“人生最痛楚事,莫过于想抹去一段记忆,却总也不能。挥之不去,如影随形。”这是剧中姐姐幻象中的继母对姐姐说的话。因为发生过,存在过,就不能再被否认。这也就是犯错后会羞惭的原因。一个对自己的罪恶史健忘的人必然是没有羞耻感的人。而一味地陷入罪恶感中,则可能会引发生命更加不安的震动。

姐姐最终因为对继母的敌视而错失了搭救妹妹的良机。生命中确实有很多的时刻,我们被一时的怒气所蒙蔽,而忘了去完成更重要、更需要我们去做的事。这怒气也是今生的骄傲和肉体的情欲,是撒旦给我们设下的迷魂药。当怒气来临,我们所需做的当是仰望天空,默念恩主的恩典,化干戈为玉帛的古方总是有其妙处的。

新一天的阳光随被风吹开的帘子照进了秀薇的房间,别墅院中的蔷薇花更红了些许。真个是“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只是这人间良辰美景奈何天,各人都有各人的乐趣罢了。

本文由太阳集团太阳娱乐登录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剖析情感主义恐怖电影,光有情绪就够了呢

关键词:

上一篇:二只一级豪杰猿的落地,猿族进化论

下一篇:没有了